父亲死亡,儿子被债主追讨“父债子还”,法院判了:不用还

 二维码 3
作者:LX

有网友在后台留言说:有个人借了自己的钱,钱还没还完,但是人没了。问自己可不可以让对方的子女来替他偿还?

等等!

这难道就是“父债子还”?
作者 | LX
图文 | 来源于网络

“父债子还”这个词,想必大家都不陌生。“父债子还”,是我国一个很有强“传统”意味的民间说法,大概的意思就是:父辈生前欠下还没还完的债,由子女继续偿还。

记得在去年上映的热播电视剧《流金岁月》里,蒋南孙的父亲负债自杀,债主上门讨债,蒋南孙为了保护家人选择了主动承担债务。传统观念中,父债子还,天经地义。


按照今天的法律,蒋父死亡后,蒋南孙是否需要偿还父亲的全部债务呢?

如果单纯的从字面意思来看,可以给出很明确的结论:蒋南孙不存在为蒋父偿还债务的义务。但是这个结论,并不意味着“人死债销”。

因为在现实生活中,会存在多种情况。毕竟,债权人的利益,不可能随随便便的就被抹杀掉。那什么样的情况下,“父债”才能“子还”呢?

01
子女继承了父母的遗产



《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六十一条限定继承规定:继承人以所得遗产实际价值为限清偿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超过遗产实际价值部分,继承人自愿偿还的不在此限。

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对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可以不负清偿责任。



也就是说,如果蒋南孙没有继承蒋父的遗产,那么他就不必承担蒋父的债务。如果蒋南孙继承了蒋父的遗产,那么他就有义务按照继承财产的限额偿还蒋父的债务。

债权人可以要求其继承人偿还债务,但这只能以继承财产的实际价值为限

比如蒋父死后,他仍然欠下了100万的债务,而蒋南孙只继承了蒋父50万的遗产,那么蒋南孙只要替蒋父偿还这50万的债务就可以了。

所以债权人需要注意,如果盲目的起诉已经死亡的债务人的子女来承担清偿义务,没有拿出清晰的证据和法律依据,也不一定能得到支持。


归根结底,法院在审理过程中,既要依据继承的相关法律,也要审查实际产生借贷关系的当事人。

之前太仓法院就审理了一起这样的案件:

叶某向太仓法院提起追偿权诉讼,要求被告王某归还其父借款5万元及利息。法院经审理查明,王某的父亲2018年3月自杀身亡,死后未留有遗产,其生前曾借叶某5万元,经多次催要未归还。

叶某认为“父债子还”,天经地义,于是将王某告上法庭。


王某辩称,其父王某生前在外有多笔债务,其中还有高利贷,其之前已经替父归还多笔借款,目前没有能力替其还债,且父亲死后他也没有继承到任何父亲的遗产。


王某也明确表示,即使父亲身前有遗产其也放弃继承。


法院经审理认为,“父债子还”只是民间的朴素认知,并没有法律规定。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民事主体,只对自己的行为负民事责任。



该债务的借款人是王某的父亲,王某并非借款人,没有当然的还款义务。且王某没有继承其父亲的遗产,因为也不存在其继承遗产范围内替父还债的义务。综上,法院判决驳回了叶某的诉讼请求。


除了这种子女继承了父母的遗产,需要“父债子偿”外,还有一种情况。

02
子女为父母借款的担保人



担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指当事人根据法律规定或是双方约定,为促使债务人履行债务,保证债权人的权利的一种法律制度。


在《流金岁月》中,如果蒋南孙刚好是蒋父的借款担保人,那么无论蒋南孙是否继承了蒋父的遗产,那么蒋南孙都要按照其担保范围承担偿还该笔债务的相应义务。




《民法典》第六百八十八条 连带责任保证的责任承担规定: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人和债务人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为连带责任保证。

连带责任保证的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情形时,债权人可以请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请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



前不久呢,我们处理的一起纠纷案件中,就有这样一个令人唏嘘的悲剧。

  80后小伙阿军(化名)替父亲阿培(化名)经营的个人独资企业担保,向银行贷款100万元。还款期到后,阿培却未能按时还款,阿军只好替父亲垫付60万元。当阿军追索垫款时,父亲却以“父子未分家,儿子应当承担部分债务”为由推脱。无奈之下,父子二人对簿公堂。
  
阿培认为,阿军系其儿子,现在父子还没有分家。阿军从出生到读大学都是其供养,且其经营所得也用于家庭开支。因此,阿军应负担一部分债务。

  法院认为,“为债务人抵押担保的第三人,在抵押权人实现抵押权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

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五十七条明文规定。阿军为冷冻厂向信用社的借款提供抵押担保,阿军代冷冻厂向信用社归还了借款本息后即取得向冷冻厂追偿的权利,而冷冻厂系阿培个人投资经营的个人独资企业,阿培在冷冻厂的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的情况下,应以其个人的其他财产予以清偿。

  法院认为,阿培关于阿军系其儿子等抗辩因属于不同法律关系,不影响阿军向冷冻厂和阿培行使追偿权。因此,判令冷冻厂向阿军偿还垫付款60万元,并由阿培承担补充清偿责任。该案目前已生效,并进入了执行阶段。


说了这么多,“父债”究竟该不该“子还”?你明白了吗?

往期回顾


军魂 法魂 印初心 ——党员军转干部、云南泊江律师、税务师事务所高伟先进事迹

泊江律师事务所—— 庆祝建党一百周年之际荣获两项殊荣

【喜报!】泊江机构与南夷农林正式签订法财税顾问服务协议


【泊江机构与江西嘉业建设工程集团云南公司签约】附建筑工程企业法财税风险及服务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