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刑事律师:层层转包的雇凶杀人案

 二维码 9

一个200万的项目层层转包,最终,基层工人只拿到10万元,最后工人觉得价格太低,撂挑子不干了!

你可能以为我在说一个建筑工程分包案,但其实我说的是一起离奇的层层转包雇凶杀人案

2013年10月,广西的覃佑辉因担心其投资参股广西某房地产公司及南宁某置业有限公司亏损,遂指示被告人奚广安雇佣杀手去杀害魏某。奚广安又找了被告人莫天祥具体操办雇凶杀害魏某一事。

微信图片_20201103140238.jpg

第一次转包

覃佑辉后将魏某的身份证复印件、电话号码、车牌号码等提供给奚广安,奚广安又将上述信息提供给莫天祥。覃佑辉、奚广安商谋以人民币200万元作为雇凶杀人的酬金,覃佑辉在宾阳县黎塘镇将200万元现金交给了奚广安,作为杀人的酬金,奚广安后又将100万元交给了莫天祥。

2014年4月,奚广安向覃佑辉提议需要追加100万元杀人酬金,覃佑辉同意并许诺事成之后再给付。

第二次转包

当月,莫天祥雇佣被告人杨康生去操办杀害魏某一事,并交给杨康生27万元、一部存有魏某照片的白色手机、一张写有车牌号码的纸条及一张魏某的白底照片,许诺事成之后给予50万元。

第三次转包

杨康生后又找到了被告人杨广生去雇凶杀害魏某,并许诺事成之后给予50万元,杨康生将上述含有魏某信息的物品交给了杨广生,并将20万元交给杨广生。

第四次转包

杨广生又雇佣被告人凌显四去实施杀害魏某,并许诺事成之后给予凌显四10万元。凌显四答应去杀害魏某,杨广生便将上述含有魏某信息的物品交给凌显四。事后,凌显四反悔,决定放弃杀害魏某。

剧情发生戏剧性反转,杀手最后买通了目标人!

2014年4月28日,凌显四通过留字条联系上魏某,双方电话约定在南宁市青秀区某咖啡厅见面,凌显四当面向魏某告知了有人出资10万元要将其杀害,并让魏某配合照了一张手被反绑的照片,称用于向上家交差,后将存有魏某照片的白色手机交给了魏某。

微信图片_20201103140211.png

本案经过多次审理,最终以故意杀人罪分别判处覃佑辉有期徒刑五年、判处奚广安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判处杨康生和杨广生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判处莫天祥有期徒刑三年、判处凌显四有期徒刑二年七个月。

timg.jpg

泊江律所昆明刑事律师团队认为:从最终判决结果来看,上述全部人员都构成故意杀人罪。但这似乎有些不符合情理,毕竟人也没死,而且暗杀目标魏某也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侵害,为什么还属于犯罪呢?

其实,以上人员是被认定为故意杀人的预备犯。《刑法》对于犯罪预备的规定:

第二十二条 【犯罪预备】为了犯罪,准备工具、制造条件的,是犯罪预备。

对于预备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从上述刑法中可见,上述人员均对犯罪实施做了准备工作,制造了作案条件;另一方面,从未遂犯的角度来看,他们都以剥夺他人生命为目的,买凶杀人,仅仅因为最后实施犯罪的凌显四没有实施犯罪而未得逞。而凌显四则应该属于犯罪未遂,或者犯罪中止。

这个案例很有代表性,酬金被层层剥削,从200万元缩水至10万元。

从这个角度上看,正好说明了项目转包不靠谱。在其他行业上,像这样以信赖对方技术为基础的合同,是禁止转包的。尤其是工程建设类的合同,许多甲方都会在合同里加一条:禁止转包!转包不给钱!

主要原因有三:

1、层层克扣的承包款,也就是中间商赚的差价,经过转包利润都没了,施工质量自然就大打折扣。比如本案中,只能拿到10万元的凌显四,甚至连一把枪都搞不到,更别提其他装备了, 装备落后自然不能完成杀人计划。

2、质量无法把控,覃佑辉雇用奚广安杀人自然有原因,可能是因为有相关经验,胆子大、冷血。正是因为以上原因才把项目承包给他。但经过层层转包,最后实施杀人的凌显四显然心理素质和职业操守就差了很多,居然想联手暗杀目标一起蒙骗雇主。所以他不是什么杀手,顶多是个骗子。

3、风险无法把控,杀人是一个专业活,要求保密,但通过层层转包,知情人过多,增加泄密风险。导致项目无法顺利完成。

那么问题来了,怎么才能找到一个专业的杀手呢?

对于这个问题,我只能说,打110问问,他们肯定有办法!

微信图片_2020110314023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