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某生、吕某梅赠与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二维码 108

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云01民终901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某生,男,汉族,1957年8月26日出生,住址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吕某梅,女,汉族,1960年7月6日出生,住址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

二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泊江、李建春,云南泊江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某翔,男,汉族,1988年11月6日出生,住址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曾某,女,壮族,1989年1月20日出生,住址云南省曲靖市会泽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某律师,云南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赛某达,云南某某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一般授权代理。

上诉人张某生、吕某梅因与被上诉人张某翔、曾某赠与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2019)云0103民初120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11月1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经依法报请延长审理期限,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张某生、吕某梅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上诉人一审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1.一审认定部分事实错误,不管是一审提交的起诉状还是在庭审中,上诉人均明确表述系因张某翔违反赠与合同约定之义务,擅自将房产转赠并办理了更名手续,现房屋实际权利人为两被上诉人,故要求撤销赠与,即上诉人始终未依据赠与合同中任意撤销权之约定行使撤销权。2.上诉人基于合同法第192条第3项之规定,因被上诉人不履行赠与合同约定之义务,依法诉请撤销赠与合同,其行使的是赠与合同的法定撤销权,而非任意撤销权。上诉人系工薪阶层,基于血缘关系花费一生积蓄购买涉案房屋赠与张某翔,该财产的处分行为并未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赠与行为合法有效。鉴于张某翔将受赠房屋转赠给曾某并更名的行为违反了赠与人最初的赠与目的,导致赠与人的赠与目的不能实现,现上诉人知晓其与张某翔签订的赠与协议中所附撤销条件已成就,其享有依合同约定撤销赠与并要求两被上诉人返还赠与物的权利。3.两被上诉人系夫妻,不存在善意第三人的问题,应当承担共同返还义务,因张某翔的私自转赠行为违反了赠与合同的约定义务,且上诉人拒绝承认该转赠行为并行使法定撤销权,基于此事实请求法院依法判令张某翔的转赠行为无效合法有据。

被上诉人张某翔辩称,请求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曾某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张某生、吕某梅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依法撤销《金尚俊园9栋1108室赠与协议》;2.被告张某翔金尚俊园9栋1108室房屋赠与行为无效;3.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两原告系被告张某翔父母,两被告系夫妻关系。2014年4月18日被告张某翔与云南俊盟置业有限公司签订《商品房购销合同》购买金尚俊园9栋1108室商品房,并于2014年4月23日办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登记备案,该房屋的购房款为原告出资。两原告(赠予人)与被告张某翔(受赠人)于2014年8月4日签订《金尚俊园9栋1108室赠与协议》,双方约定:原告全款购买金尚俊园9栋1108室商品房赠与被告张某翔结婚后使用。受赠人不得对房屋进行出让、转让,该房屋永远不能作为受赠人的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不得进行抵押或变卖,不得对该房屋的登记人员进行变更登记等内容。根据昆明市不动产登记中心盘龙登记处出具的《不动产登记信息》,2018年7月3日两被告以夫妻约定的方式将两被告登记为共同权利人。2015年1月9日两被告登记结婚,2016年6月29日两被告协议离婚,2017年4月17日两被告复婚,2019年1月7日被告曾某向法院起诉被告张某翔要求与其离婚。

一审法院认为: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本案中原告出资为被告张某翔购得房屋,并将案涉房屋登记于被告张某翔名下,被告张某翔成为案涉房屋的所有权人。原告基于《赠予合同》中的约定即在财产权利转移和分割有权撤销赠与,现财产权利已经发生转移,原告无权予以撤销。关于原告要求撤销《赠与协议》的诉讼请求,实际是要求撤销对张某翔的赠与,不予支持。被告张某翔作为房屋的所有权人与被告曾某通过约定将曾某列为共同所有权人,属于被告张某翔对被告曾某的赠与,原告无权主张撤销。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被告曾某在此次诉讼前并不知道上述《赠与协议》的存在,关于《赠与协议》中原告对被告主张的权利限制并不能对抗被告曾某。被告张某翔与被告曾某的赠与行为并不存在无效的情形,原告主张无效,不予支持。一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条、第一百八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三)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八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张某生、吕某梅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原告承担。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

对于一审查明的案件事实,曾某对“两原告(赠予人)与被告张某翔(受赠人)……不得对该房屋的登记人员进行变更登记等内容”提出异议,主张不是事实,赠与协议是虚假的。对此,上诉人、张某翔均不认可,认为一审认定正确。此外,双方当事人对一审查明的其余案件事实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针对曾某所提事实异议,本院认为,曾某虽主张赠与协议虚假,但在本案中并未提交有效证据加以证实,且二审中经法院再次释明其是否对赠与协议进行笔迹生成时间鉴定,曾某书面明确答复不申请鉴定,加之上诉人、张某翔对此又不予认可,故不予采信。

综上,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归纳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上诉人关于撤销赠与协议、确认张某翔的赠与行为无效的诉请应否得到支持?

本院认为,公民对自己的合法财产有自由进行处分的权利。位于昆明市房屋系上诉人全额出资购买,上诉人与张某翔是自愿签订的房屋赠与协议,该房屋赠与行为未侵犯他人合法权利,不违反法律规定,故该赠与协议合法有效。该赠与协议明确约定,受赠人不得对该房屋的登记人员进行变更登记;受赠人改变房屋性质、受赠人未经赠予人的许可改向其他人赠予的,赠予人有权撤销本协议;本协议签订后,若受赠人未按照本协议的相关约定履行义务,赠予人可撤销赠与,收回房屋。本案中,受赠人张某翔未按照赠与协议约定履行义务,将受赠房屋的部分权属在未经上诉人许可的情况下赠与曾某,属违约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受赠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赠与人可以撤销赠与:……(三)不履行赠与合同约定的义务。该法条是对赠与的法定撤销情形所作规定,赠与的法定撤销与任意撤销不同,一旦具备法定事由,不论赠与合同是否经过公证,赠与财产是否已交付,也不论赠与是否属于社会公益或道德义务性质,撤销权人均可撤销赠与。故上诉人诉称张某翔未履行赠与协议约定义务,要求撤销该房屋赠与协议、确认张某翔的赠与行为无效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综上所述,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成立,应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2019)云0103民初1208号民事判决;

二、撤销上诉人张某生、吕某梅与被上诉人张某翔于2014年8月4日签订的《金尚俊园9栋1108室赠与协议》;

三、被上诉人张某翔将座落于昆明市房屋的相应权利赠与被上诉人曾某的行为无效。

一审案件受理费1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被上诉人张某翔、曾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李蕊
审判员  李锋
审判员  金馨
二〇二〇年二月十四日
法官助理李俊波
书记员武雨